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媒體看遵義 > 正文

【新華每日電訊】赤水河畔,一位國民黨區長為何營救上百名紅軍傷病員?

2021年06月18日   來源:遵義網     訪問次數:0


4月21日,宋加通的兒子宋光平在擦拭家門前的“淋灘紅軍黨支部舊址”石碑。

土城渡口紀念碑(無人機照片)。 記者歐東衢攝

  赤水河畔淋灘村,隸屬貴州遵義習水縣隆興鎮,毗鄰四川省古藺縣。86年前,淋灘村作為長征途中中央紅軍四渡赤水戰役的重要渡口,曾經幾次迎來紅軍。戰斗過后,不少負傷流落的紅軍,在這里慘遭殺害。一片黑暗中,當地一位國民黨區長卻冒死保護上百名受傷紅軍,鮮為人知、扣人心弦。


散落紅軍傷員受到“特殊保護”

  1935年春,遵義會議后,紅軍路過習水,與國民黨軍在土城鎮附近展開了一場激戰——青杠坡戰役,戰斗異常慘烈。之后,紅軍開始戰略轉移四渡赤水,又經歷數次大小激戰。

  紅軍四渡赤水,兩次選擇土城鎮附近的淋灘村作為主要渡口。當地人認為,一是這里冬季水位下落,河邊現出一個大沙壩,河床窄,最窄處不到五米,搭浮橋最容易;二是與淋灘當時在赤水河邊的地位有關。新中國成立前,從赤水縣城到遵義的(水陸兩路)大道一直從淋灘經過。那時,來往商旅絡繹不絕,碼頭經常??恐欢畻l大船。街上商鋪林立,熱鬧非凡,白天人聲鼎沸,晚上燈火徹夜通明。紅軍把這里作為主要渡口,要船有船、要人有人,供需給養能夠保障。

  就這樣,淋灘在偉大的長征中,留下了光輝的名字。

  然而,四渡赤水,許多紅軍傷病員也流落在川黔邊境。這些流散的紅軍傷病員不時慘遭反動軍隊、地方反動武裝殺害,一些紅軍傷病員躲進淋灘村附近的大山。

  面對國民黨軍隊和地方民團的地毯式搜查,在川黔交界一帶大量傷病員藏在異鄉的山頭上,在凄風苦雨的寒夜中忍著疼痛和饑餓等待天明,但也不知道天明后又會是怎樣的命運。他們不曾想到,當地一名國民黨區長,向困境中的紅軍伸出援手。

  聽聞許多流散紅軍的遭遇,時任赤水縣第七區區長的劉純武以治安為由,布告轄區內各地,嚴禁殺害紅軍,警告殺人償命,并著手收留流落在淋灘附近的紅軍傷病員。對此,劉純武之子劉富林回憶:“找到紅軍傷病員后,父親將他們接到家中安置,傷病員們的食宿、醫療費用等全部由父親承擔?!?/p>

  淋灘是赤水縣第七區的區公所所在地,就這樣,遠近的紅軍傷病員陸陸續續來到淋灘,他們有的是老百姓送過來的,有的是自己來的,甚至有四川古藺地下黨托人送來的,到1935年秋末已達六七十人之多。

  劉富林說,來的時候,不少人饑寒交迫、傷病纏身。這些人都集中安排在劉純武家老房子的手工業作坊內吃住,劉純武專門請家中行醫的親戚為這些紅軍戰士治病醫傷。劉純武自己也懂一些醫術,有時來的人多了,就幫著治病。

  據《習水政協文史資料》記載,紅軍傷病員傷好后,對愿返回原籍的,劉純武每人資助一塊銀圓當作路費,臨走前都好好招待一頓飯。留下來的,劉純武幫助安置,做工經商務農就業。至1936年初,劉純武送返原籍的紅軍約六七十人。

  一直留在淋灘村生活的老紅軍宋加通就是被劉純武救下的紅軍戰士之一,宋加通在四渡赤水戰役中受傷后,被秘密藏在當地村民家中養傷。據宋加通生前口述回憶:“我原在隆興區冉啟才家養傷,傷好后就在他家勞動,得點吃的。后來聽說淋灘區公所喊我們去集中,當時不知是禍是?!瓍^公所區長劉純武叫我和李進士給他種田,我們就在劉家住下來?!?/p>

  1935年10月,時任赤水縣縣長的陳廷綱巡視到淋灘,對劉純武收留紅軍傷病員,給予醫治遣返等事表示肯定,叮囑須嚴防任何人從中加害。習水縣委黨史研究室副主任袁銳說,陳廷綱也是一位愛國進步人士,曾積極支持開展推動社會進步的活動。

從紅軍身上看到真理和光明的方向

  據習水縣政協2015年編印的《隆興文史》記載,1935年至1936年初,先后來到淋灘醫傷治病的紅軍達100多人。在貧窮的山溝里,竟然成功救護了百余名紅軍傷病員,這在漫漫長征路上算得上是罕見了。然而,劉純武身為國民黨的區長,為什么要冒風險救護那么多紅軍傷病員?他的思想到底是怎樣形成的?

  劉富林說,父親在貴陽讀書之前,曾在四川綦江讀書。劉純武在外求學期間,中國經歷了辛亥革命之后的袁世凱稱帝、護國運動、軍閥混戰等。在川黔邊區,在他身邊,土匪猖獗殺人放火,占據縣城達數月之久,這些現實深深刺激著這個年輕人。

  那時正值五四運動時期,青年學子受新文化、新思潮的影響,面對積貧積弱、內憂外患的祖國,努力尋求救國圖強之路。許多熱血青年選擇遠赴西方求學,劉純武本已準備留法勤工儉學,但由于家中突生變故,才不得已回家。

  一個有思想和抱負的年輕人,在命運的安排下,回到了貴州的山鄉。那么,他的“與眾不同”就不難理解了。

  劉純武的父親劉春和也是一位極富傳奇色彩的人物,早年家貧做纖夫,后養蠶起家,成為地方上的大富,曾擔任赤水縣第七區區長。據習水、赤水兩縣的縣志記載,20世紀二三十年代,劉純武返家后曾動用自家巨資修學堂、辦新學、辦女子學校。當時整個赤水縣只有兩三所女子學堂,其中就包括淋灘這個窮山溝的一所,足見其思想的先進。此后,劉純武又協助其父改建川黔大道,在淋灘大力發展工商業,曾辦過絲綢廠、織布織襪廠、煉鐵廠、鑄鍋廠等實業。劉純武從返家到20世紀40年代中期,一直致力于這些事業。

  袁銳說,看得出來,劉純武這幾十年來的作為,都有著“實業救國”“教育興邦”等新思潮的影子。進一步說,劉純武對共產黨、對紅軍主張的看法跟他讀書時接受的新思想有非常密切的關系。據劉純武長子劉富蒼講,新中國成立前夕,父親對他講,共產黨就是“勞農主義”。后來劉富蒼在大學期間進圖書館,看到《新青年》的文章時,發現了這個詞。劉富蒼介紹,父親1952年去世,終年58歲。

  袁銳認為,劉純武早年研讀過這些著作,青年時期接受的新思想都深深烙在他的思想中。當紅軍來到他的家鄉,紅軍的政治主張、紅軍與舊軍隊截然不同的軍風軍紀,成為他看得見摸得著的事實。所有這一切使他豁然明白,也許他早年所要尋求的中國出路就在這里。由于這些原因,他對紅軍才會認同、才會同情,才會冒那樣大的政治風險,才會拿出自己的家資,供紅軍傷病員吃住、醫傷治病,才會出現令今人“驚奇”的“一個國民黨的區長去救護百余名紅軍”的事實。

紅軍地下黨支部“星火燎原”

  四渡赤水中因傷留在古藺的紅軍戰士劉湘輝,用《留在古藺養傷的時候》一文回憶了自己與劉純武打交道的一段經歷。

  一天,劉湘輝路過淋灘區政府,看到門前貼著條消息說:我敵后游擊隊大戰平型關,重創日本精銳部隊板垣師團?!拔揖团苋柲莻€區長(劉純武),游擊隊是什么人?他說‘就是朱總司令的隊伍,現在改為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簡稱八路軍’。我高興得快要跳起來,就問他我寫信到前方去行嗎?區長問我給什么人寫信,我說是給彭副總司令寫,他笑著拍著桌子說‘你快寫吧,我保證把信郵到敵后,給彭副總司令’?!?/p>

  兩三個月后,劉湘輝收到中央的回信,說信收到了,希望他們早日恢復健康,在當地配合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做點力所能及的抗日宣傳工作,并囑咐多與重慶機房街八路軍辦事處的周怡同志聯系。此后不久,劉湘輝離開了古藺,重返革命隊伍。

  宋加通則在淋灘村娶妻生子、落地生根。1938年,他和其他幾名留在淋灘的戰友與四川黨支部取得聯系,恢復和接上組織關系,并在淋灘村成立了紅軍地下黨支部,受中共地下黨古藺縣委領導。古藺縣委指示,要保存有生力量,隨時聽候召喚,配合對敵斗爭需要,開展工作。

  宋加通擔任第二任支部書記,開展中共地下黨的工作。淋灘地下黨支部黨員在受傷中掉隊,但思想沒有掉隊,仍決心要救民于水火。1949年,人民解放軍進軍西南,赤水解放,但大軍過后,新生政權尚未鞏固,土匪猖獗,宋加通加入了保衛新生政權的清匪反霸工作。

  20世紀50年代,宋加通回到闊別已久的江西寧都老家,特意精挑細選了幾株家鄉的蜜柚苗帶回淋灘村,帶著農民們一起試種,如今畝產值已達1萬多元,被群眾稱為“紅軍柚”。當年救治過紅軍的淋灘紅糖走俏市場,村里不僅建了三四家紅糖廠,還創建了淋灘紅糖、赤特香紅糖等多個品牌,產品遠銷海內外。

  淋灘紅軍黨支部舊址2018年被列為貴州省文物保護單位,舊址房前屋后的空地上,種滿了“紅軍柚”?!敖裉斓牧転┐妩h支部,就是當年紅軍長征期間建立地下黨支部的延續,至今已有12任支部書記?!绷転┐妩h總支書記趙偉介紹。

  “紅軍像一炬星火,照亮了這片土地。進步人士劉純武舍命救紅軍的故事,說明中國共產黨代表了先進的文化,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契合了人民的心聲,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取得革命的勝利是歷史的必然?!痹J說。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責任編輯:劉智鵬)

相關新聞

評論

色综合热无码热国产